天翔生活环境的“救命稻草”:数十名员工自发到银行请愿债务重组

  • 时间:
  • 浏览:39

天翔环境的"救命稻草":数十名员工自发到银行请愿债务重组

来源:中华网财经

中华网财经9月17日讯据中华网财经独家线索,9月9日上午,天翔环境(300362)自发组织30余名员工代表前往贵阳银行成都分行、华夏银行成都分行、哈尔滨银行成都分行与银行相关领导沟通,恳请银行支持天翔环境完成债务重组。目前公司仍正在与各方债权人积极沟通。截至2020年上半年,已通过债权人豁免或减免对公司的债权累计11亿元用于代替大股东偿还其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

图:员工代表提供的请愿照片

一方面负债累累资金难以为继,另一方面又是几百员工积极自救力挽狂澜。

事实上,天翔环境尚存生机8 .月13日,新的战投方已定,四川省商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四川嘉道博文生态科技有限公司拟以7亿-13亿元的现金或资产注入天翔环境,以协助其在司法重整中彻底解决关联方占用资金问题。但前提是公司于于10月31日前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针对此事,中华网财经采访了天翔环境的公司管理层。管理层表示,债务问题是公司目前脱困最关键的问题。其中,银行不仅是关键的债权人,且作为金融机构本质上与实体企业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与实体企业共生共荣。因此,上级领导高度重视,2018年8月1日,由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政府组织成都市政府各主管部门及当地各金融机构协商对公司的扶持方案,对公司提供贷款的各家银行都表达了支持意愿,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政府会后立即成立"脱困领导小组",以推动公司尽快脱困。目前,公司正上下全力争取债务豁免或减免工作,大概已有2/3的机构或企业签署了协议。

2018年8月3日,在省市区各级政府及相关机构的指导下,天翔环境银行业金融机构债权人会议顺利举行,会议推选成都农商银行作为债委会主任单位并选举贵阳银行成都分行作为副主任委员单位。

公司管理层表示,在员工代表请愿活动的推动下,目前哈尔滨银行成都分行已将公司情况整理上报总行,贵阳银行成都分行、华夏银行成都分行目前没有答复。中华网财经关注到,其中作为副主任委员单位的贵阳银行成都分行似乎未承担其相应的责任。因此,中华网财经电联了贵州银行成都分行,银行方面表示目前不接受采访,回答问题需要走相应采访程序。

目前,天翔环境距离退市的最后期限已不到两个月。这一次,曾经的创业板"环保巨星"真的就要陨落?

资金困局:内外撒钱和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据公开资料显示,天翔环境主要从事市政水务项目的投资、建设、运营以及油气田环保、餐厨及有机废弃物处置等环保工艺设备。

2014年,公司成功收购了德国CNP公司(拥有污泥消化除磷全球专利技术)100%股权,转型开创公司环保业务并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2015年收购美国圣骑士公司(北美领先的污水污泥处置设备与服务的提供商);2016年收购BWT。在三家公司相继完成整合后,国际化的天翔环境又将目光瞄准了AqseptenceGroup GmbH(简称“AS”)。

据统计,公司及控股股东连续三年间共计花费50亿元发起了至少4起海外并购的大动作,为迅速获取环保技术、转型环保行业铺路2016年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收入10.74亿元,同比增长117.47%;归母净利润1.27亿元,同比增长167.08%。2017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营收4.3亿元,同比增长35.74%,归母净利润2361.6万元,同比增长12%,经营性活动现金流同比增加140.17%,光大证券对其维持"买入评级“。此时的天翔环境手握环保高新技术、国际化合作、产能优化等多张王牌,前途一时无限。

然而,大手笔的收购背后却暗藏着资金黑洞。

首先眼熟一下亲华科技和中德天翔两家公司。亲华科技由邓亲华、邓翔父子二人实际控制,二人持股比例分别为40%,60%。亲华科技与亲华科技旗下子公司中德天翔设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天翔环境完成收购德国贝尔芬格水处理技术有限公司(简称“BWT公司”)100%股权。

据公开资料显示,时任天翔环境董事长、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邓亲华,持有天翔环境30.43%的股份。时总经理邓翔与邓亲华为父子关系,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天翔环境32.26%股份。

根据天翔环境与交易方签署的协议,公司同意TGP公司收购BWT公司100%股权,再由中德天翔收购东证天圣持有的TGP公司股权以及天翔环境在德国全资子公司SPV公司股权,之后将中德天翔股东作为天翔环境完成对BWT公司收购的交易对手方。在中德天翔设立后,天翔环境与其进行了一系列交易2016年年7月,天翔环境发布重组预案,公司拟发行股份购买中德天翔100%股权,从而间接收购BWT公司100%股权。

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对新业务扩张、新公司并购的热切已为天翔环境资金大厦崩塌埋下伏笔2018年年1月份,由于公司控股股东负债参与收购如同公司和欧绿保项目,为保证顺利收购,证监会批复天翔环境"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申请,但由于涉及事务繁琐,证监会与其往复沟通多次,周期较长(AS公司从境外股权交割到获取批文长达两年多的时间)。在这一段资金缺口时间,急需用钱的邓亲华只能"铤而走险“。

2018年1-7月,关联方通过借款等各种方式,非经营性占用天翔环境20.9亿元并未依法披露。同时,公司信息披露违规涉及担保金额多达3.68亿元,相关担保信息皆延迟了半年多甚至一年才予以披露,其中,为邓亲华及其关联人邓翔合计担保金额就多达6500万元。

"拆东墙补西墙"的计划失败了,且导致了一系列更为惨烈的后果:由于邓亲华及邓翔的债务纠纷,亲华科技持有中德天翔20.59%股份被冻结,导致如同公司相关资产长期不能注入上市公司,无法改善公司盈利情况;此外,由于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和违规担保情形、公司及五名董事于报告期内接受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立案调查,公司欧绿保项目也被迫终止。并且,公司由于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彻底滑向了危机的悬崖边缘。

图:截至2020年上半年,亲华科技仍非经营性占用公司24.31亿元

2018年10月8日,天翔环境首次发布关于公司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报告。此后,借款违约产生逾期利息、罚息、违约金、诉讼等接踵而至。

2019年1月,证监会对天翔环境立案调查2019年年9月24日,四川监管局对天洋环境下发纪律处分决定书。公开认定邓亲华、邓翔五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高监,并对公司三位监事给予通报批评处分。

如果说公司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是事情的导火索,那么公司本身的经营方案亦危机早伏。同在2018年,由于天翔环境在国内同时承包了较多购买力平价项目,包括简阳市38个乡镇污水处理设施打捆实施购买力平价项目以及石盘(四海(食品医药产业园工业供排水厂及污水处理厂购买力平价项目,这些项目前期投入现金流增多,却难以保证持续的现金流入,皆让天翔环境的应收账款难以回收,压力激增。

2018年,公司仅实现营业收入3.51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62.6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44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2770.05%。

根据2019年天翔环境年报,上述简阳市污水处理38个PPP项目未如期完成,石潘PPP项目因债务危机终止,签约方单方面终止协议。2019年,投资金额3.25亿元的青白江区第三污水处理厂PPP项目及其配套管网项目因公司无法实施而被否决。

图:2019年被迫终止的PPP项目合计账面价值4.23亿元

退钱这一步其实难度极大。由于公司的性质,一些客户对公司的进一步经营持观望态度。此外,由于项目违约和停工的影响,应收账款的早期收款相对较慢。

图:天翔环境的应收账款(中华网财经制图)

此外,国内金融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融资渠道收紧,融资成本不断上升。最后,公司陷入了类似“多米诺效应”的危机循环:资金链断裂,陷入债务困境,面临大量诉讼,公司主要资产和账户被查封冻结,正常生产经营受到很大影响。公司已丧失投标资格,无法获得新的项目订单,造成较大的经营损失和大量的资产减值和预计负债。

三项风险在前,“一揽子”计划能否实施?

图:天翔环境面临的资金压力(中华网财经制图)

2020年5月13日,天翔环境因2019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连续两年财务会计报告由注册会计师出具、或无法发表意见、无法进入司法重整程序、或未进入司法重整程序等三个原因被暂停上市。

自陷入困境以来,公司一直积极推进司法重组进程,但天翔环境下的司法重组进程并不顺利。由于上市公司破产重组具有很大的社会影响,涉及面广,严格的预审程序仍然非常必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审理上市公司破产重整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号文件,申请上市公司破产重整的,申请人除提交《企业破产法》号文件第八条规定的材料外,还应当提交上市公司重整可行性报告、上市公司所在地省级人民政府向证券监督管理部门报告的情况、证券监督管理部门的意见以及上市公司所在地人民政府发布的维稳方案。

有投资银行家表示,如果上市公司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存在资金占用或非法担保问题,且没有可行的解决方案,此类破产重组不予认可。“但相对来说,产业资本主导的重组成功的概率更大。上市公司一定有被拯救的价值。比如有些行业主营业务在夕阳行业或者产能过剩,核心团队流失,最终会被淘汰。”

2018年12月26日,公司债权人首次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重组申请,随后因关联方占用资金的结算方案未获监管部门认可而被暂停。2020年8月17日,公司宣布已按照监管部门的相关要求向四川省人民政府提交了一整套破产重组材料,并积极跟进审批流程。

通过查阅会计师事务所对2018年和2019年财务报表非标准审计报告的专项说明,中网金融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由于天翔环境公司逾期债务17.58亿元,其正常生产经营受到较大影响。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存在重大疑点,无法根据持续经营假设判断天翔环境公司编制2018年度财务报表是否合适;此外,控股股东占用的上述非经营性资金能否全部收回,目前仍高度不确定;天翔环境公司资金链断裂,银行

截至2020年半年报披露日,导致公司无法发表意见的情况并未消除。8月26日,天翔环境宣布,2019年度审计报告不能表明圣骑士资本及其子公司有限的审计范围已被部分消除。

公司目前希望积极推动公司进入司法重组进程,通过引入产业战略投资者完成控制权转移,化解公司债务风险,通过一揽子计划解决资金占用问题。

实业员工积极自救:这一仗能赢吗?